邂逅野三坡-澳门电玩城

销售主管: 139 - 11318361
元件询价: 010 - 62975517
澳门线上星际的技术支持: 187 - 10142551

您的位置:东方博沃 > 关于博沃 > 博沃文化 > 公司活动 >

邂逅野三坡

今年的目标原定是海边,谁曾想,由于生产任务紧,稍作拖延,天气竟突然转凉,领导体恤员工身临海边而不能畅游的焦急,所以临时改变线路,定为河北涞水野三坡。

说实话,见过青岛的秀丽、见过威海的洁净、见过长岛的波涛怒吼瞬息万变,对这个小城的海我已提不起太高的兴致。况且,海如一个人的胸怀,他的博大、他的深邃,需要静心去体会、去感受,而夏日海边的车水马龙,却只能令我看到一个人的浮躁,所以,不如去游山。山,好似一个铮铮硬汉,即使身处闹市、即便人声嘈杂,至少可以见到他的凌人之势,因此当我听到改为野三坡时,心中的那份激动、那份渴望、那份迫切,仿佛心怡已久的恋人突然失散,在对他不报任何幻想时却又不期而遇。

野三坡距我们并不是很远,在河北保定涞水县西北部,属太行山系,处于太行与燕山的交界处,与前两年我们到过的河南云台山应属一奶同胞。现在仍然记得云台山的平地苍玉忽嵯峨,野三坡亦峭壁巍峨耸入云天,所不同的是云台山稀疏有秩,而野三坡层层叠叠。我们的大巴一驶入山区,便仿佛与世隔绝一般,因此野三坡又有世外桃源之称。说起野三坡的名字还有一个故事,因这里山势自上而下分三个坡,所以自古称三坡,但野从何来?《涿州志》记载:明初,燕王朱棣兴师北行,至三坡见山中松鼠捧食松果,以为拱手施礼,燕王高兴:“兽且归顺,况人民乎!”随把这里的税赋全免,清入关后又恢复,三坡百姓感前朝恩德,便自发组织与清廷作对。康熙出行山西经此地遭山民伏击,派兵清剿多日无功而返,康熙道:“穷山恶水,野夫刁民!”便强行在三坡地名前加了一个野字。

虽被皇帝老儿贯以野三坡,但这里并非穷山恶水,自从进入山区,我便辨不清东南西北,周遭的群山从四面向我们压来,我们的大巴沿盘山公路弯曲前行,而拒马河水也随山势从我们的车旁蜿蜒淌过。也许雨季已过,拒马河清浅而舒缓,给山的倒影蒙上了一层远离繁嚣的悠然。我们与河水被山夹在中间,河水那边青山叠翠,野三坡的山上没有树,但植被葱茏,所以从我们这里望去,千山万壑便如草原般披着一层毛茸茸的绿毯,而我们这边的山,我想定是由于开路的缘故,山石裸露、悬崖迭起,谷壁如刀劈斧削,好似一排排健硕的青年在展示他们完美的肌肤。野三坡的山多是白云岩,易风化剥落,山上便现出大大小小的洞,妹妹戏言:“这是老虎扛爪挠的洞。”引的我们捧腹大笑,只知猫扛爪要挠树,不知老虎扛爪要挠山。说说笑笑中我们的车到宾馆已是中午时分,吃过午饭稍作修整,我们便向野三坡六大景区之一的鱼谷洞进发。

野三坡鱼谷洞被誉为北方地理上的奇迹,它的奇,一是北方的山虽延绵起伏,但难见如此巨大的溶洞;再就是鱼谷洞南侧有一眼鱼谷泉,泉水清澈无污染,每年谷雨时节,泉中便会喷出一种名为多鳞合铲鱼的小鱼,因此,鱼谷泉也被列为世界八大怪泉之一。我们来的不巧,鱼谷泉正在修缮期间,我问导游现在谷雨仍否喷鱼?导游答:“近几年没有。”问其原因,导游只含混道:“生存环境改变。”我们只好直奔山腰的鱼谷洞。

我喜欢山洞,可能是它的深邃幽静、神秘莫测满足了我猎奇揽胜的心理吧。鱼谷洞洞口开在山腰,穿山腹而过,纵深1800多米,分5层。刚至洞口便觉得寒气逼人,洞内潮湿,崖壁滴水,我们弯腰行数十米出现一个大洞,洞仿佛如一厅,大可容数十人,这是第一层,名观音洞,因上方山石似一佛像而得名。中国乃佛教大国,各地名胜风景稍似人形便取名佛已不稀奇,称奇之处是佛像上方洞顶恰巧有一天然形成的天锅,似一只大睁着的眼睛。导游说这是天眼,所以在此许愿,只要心诚是颇灵验的。没有许愿,只匆匆忙忙地瞅了一眼那大大的眼睛,似二郎神的天目,状若怒视的金刚,生怕心中所想俱被他看穿,还是赶忙逃开的好。穿过一个小洞口,我们来到第二层,这里更大,石钟石乳满目皆是,配上各色彩灯更见新奇。第二层与第三层有一座小桥连接,下有积水,导游称鱼谷洞原来至此为止,后三层是2002年开发,2004年才对外开放的。原来小桥处是一个大积水潭,把水抽干方现出洞口,据说当年抽水时捕获了一千多斤多鳞合铲鱼。我恍然大悟,难怪导游言辞含混,这就是生存环境的改变?分明是把这珍贵的小鱼连窝端了。我们得到一个北方地理上的奇迹却失去了一个世界怪泉,这不仅令我想起《伊索寓言》中非常经典的一句话“有些人因为贪婪,想得到更多的东西,却把现在所有的也失掉了。”近几十年来,人与自然的关系紧张,正是因为我们的贪婪不仅毁坏了我们的现在,预支着我们的未来,甚至有可能在极短的时间里令我们成为过去。野三坡是否会因为我们的到来而失去了它的悠然静谧?

进第三层、第四层、第五层,洞越来越高,我的心情却一落千丈,形态各异的石钟乳、奇特的石盆石花,壮观的石瀑、硕大的洞陡峭的阶,只能在我眼前一一滑过,脑海中萦绕的只有那一潭积水。

走出洞口,眼前豁然开朗,我们在山腹中不知不觉又上了一层,对面的山尖几乎与我们持平,夕阳已斜,绿茵茵的山顶便被镀上一层闪亮亮的金边,山脚下的拒马河仍然水平如镜,几只竹排懒洋洋的飘着,野渡无人,舟横碧水,我极力让自己忘掉那群多鳞短命的小鱼,身边随处可见一种蓝翅膀的蜻蜓在柳间溪畔闪闪停停,像《小飞侠》里的精灵,山间的斜阳偶尔跳上它的翅膀,吓的它慌忙逃开便抖落了一地宝蓝色的荧。

野三坡的第一日就在喜喜怨怨中度过,第二日没等导游叫我已早早醒来,拉开窗帘,昨夜不知何时下了一场雨,地面上多多少少留下些雨渍,周遭却被冲洗的群山滴翠,天格外蓝,云却白的耀眼,环顾四面的山,太阳不知该从哪里出来,远方的山尖上若有若无的环绕着一层薄薄的雾霭。清晨的山与昨日所见不同,如果把昨日的山比作健美的硬汉,而今日清晨的山却如民国时的学生,一袭灰色的长衫,随意搭着这条白色的丝巾,英俊飘逸却又温文尔雅的伫立于前方。这时我忽然发现在他们的脚下漫山遍野的开满了牵牛花,深深浅浅的粉、浓浓淡淡的紫,雨后的叶子闪着晶莹的绿。我家阳台也种了几株牵牛花,每日清晨第一件事就是数花开了几朵。花胜时近百朵,我便喜滋滋地觉得拥有了一窗的明媚。而这里的牵牛花是无论怎样也数不来的,仿佛山上的湖水满溢,泻下了一条条牵牛花的瀑布。这里的野花都能争奇斗艳的开出一片自己的天地,便明白了野三坡为什么被誉为世外桃源。

匆匆吃过早饭,我们驱车直奔野三坡的经典:百里峡。由于现在已过了旅游旺季,并且我们到的早,到达百里峡时还不见有别的游人,著名作家余秋雨曾道:“中国的山水园林,不管依傍何种流派,都要以静作为自己的韵律,有了静,全部构建才会组成一种古筝独奏般的淡雅清丽。”我终于可以弥补一下前两年在云台山排队观山的遗憾了,所以,不等集合完毕,我便率先直扑百里峡。

百里峡由十悬峡、海棠峪、蝎子沟三条形如鹿角的峡谷组成,全长105里,我们是由中间35里长的海棠峪进谷。由于我丢下可队伍,整个峡谷便好像只有我自己,空气清的仿佛一碰就可以滴出水来,两侧翠壁兀立,道路起伏狭长。百里峡为冲蚀嶂谷地貌,大约十亿年前形成的雾迷山组燧石条带白云岩,此岩产状近水平,厚度可达千米,所以看上去好似放倒的两本巨书,层层叠叠高约二、三百米,而间距只不过四、五米,并且道路曲折前行,置身其中,时空仿佛静止的令人忘记了岁月。忽然想起自己乱改的一幅对联“风声雨声读书声声来入耳  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未关心”不由得心中一阵窃笑,想起朋友的一句戏言:“你找地方出家得了。”虽然不曾想过出家,但能在这里作一个药农,采菊莳花,到不失为人生一大乐事。往左右看去,虽两壁悬崖,但是植被茂盛,随处可见一株株层次分明的绿叶,状若灵芝,大概由于昨晚夜雨的冲洗,现在仍罩着淡淡的水气。导游讲这是百里峡特产的独根草,独根、独叶、独茎,春荣秋枯、延绵不绝。望着这崖壁上一株株亭亭的独根草,我想它简直可以媲美于黄山松,虽然独叶也要撑起自己的一片繁盛,纵使独茎也要傲然于峭壁之上。

继续前行,由于野三坡地理位置独特,所以地质结构复杂,峡谷内怪石林立,景点众多。有令人惊叹的金线悬针、惟妙惟肖的回首观音、自然形成的石拱天桥、奇险的老虎嘴,其时观景对我已不重要,重要的是身处在寂静清幽、远离城市喧闹的峡谷之中,我仿佛与峡谷融为一体,看这里崖壁峻峭、遮天蔽日,我就是崖顶上挂着晶莹露珠紫风铃一样的小花;看这里潭水清澈、溪流潺潺,我就是连心瀑跃起身姿扯下的一缕轻烟。百里峡也许没有黄山的风姿卓越、没有泰山的雄壮伟岸,但这里景色纯净、野趣天成,并且没有游人打扰,我眼前展开的是一幅完整的泼墨山水画卷。

海棠峪的尽头是上下天梯,这里有2800阶天梯栈道翻山越岭把海棠峪与十悬峡连接起来。山不是很高,但天梯陡峭,登的我们也是气喘吁吁、汗水淋漓。下了天梯便进入十悬峡,十悬峡长45里,因峡内分布数十处弧形悬崖而得名,最宽处在十米以内,窄处便是仅容一人的不见天。进入十悬峡,谷更深、路更幽,忽儿山重水复、忽儿柳暗花明。张潮在《幽梦影》中曾道:“花木不可以无蝶,山不可以无泉,石不可以无苔,水不可以无藻。”一座山如果没有水便如一个人没有神韵,哪怕一条小溪都可以使整座山灵动起来,自我们进入海棠峪至现在的十悬峡,一条小溪一直在安安静静的跟随着我们,水流不是很大,但水质很清,不知它来自哪里,也不知它去向何处,就像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孩,高兴时溅起几朵水花、扯起一条小小的瀑布,更多时候只是羞羞怯怯的依偎在大山的怀里。

自小喜欢登山,所以对山也见过不少,我认为野三坡的不同之处就是它的美是建立在自然之上,虽然鱼谷洞的再开发是这里的一大败笔,而百里峡几乎是保持了原汁原味的峡谷风貌。我认为对于一个景点的开发就如同我们在婚姻中对待自己的爱人,不要苛求于他的完美,要极力维护他的个性、包容他的缺点,这样你得到的才是一个生龙活虎、有血有肉的人。

在我们所住的宾馆不远有一条深深地峡谷,没有开发,我带着妹妹和朋友一起决定利用晚饭前空余的两三个小时进去看看。这里其实是通往山中村落的一条山沟,一米宽的碎石小路高低不平,曲曲弯弯一直通向大山深处,两旁荒草有半人高,路旁偶尔有几棵柿树,高大的树冠上挂满了尚未成熟的柿子。花椒正是成熟的季节,原来只知花椒是深褐色,树上的花椒却是火红,成串成串的缀满树梢,在路边的草丛里散发着馥郁的香气。最令我们惊喜的是草丛里长满艳若珊瑚的野酸枣,我们一路走一路吃,那酸酸甜甜的滋味始终萦绕在舌尖。山路转了一个弯,太阳藏进山后,空旷的山谷霎时阴暗下来,巨大的山石露出历尽沧桑的青灰,间或一道道被雨水冲刷的白痕,山风渐大,枯草瑟瑟的抖,妹妹有些害怕,低声问:“不会有狼吧?”朋友故作镇定,扯开喉咙大喊:“喂!有狼吗?”我和妹妹大惊,扭头便跑,朋友毕竟心虚,撒腿也跑,忽然发现我们是往回跑,转身又跟了过来,我们赶她回:“你不是舍身喂狼吗?”朋友狡辩:“狼又没说它在。”我们哈哈大笑,塞了她满口的酸枣。

看看时间不早,我们起身回程,转过山弯,终于又见到太阳,暖融融的晒在身上,一道山梁两样景色但我们的心情却是同一种快乐。这条山谷虽然未经开发,与百里峡比起来似乎有些荒凉,但是它更能体现野三坡的本色,没有丝毫的雕琢,是大自然经过几亿年、甚至几十亿年用它的法则优胜劣汰所留给我们的。如果把野三坡比做一个人,百里峡是他历经世事练就的沉着风雅的气度,而这条峡谷则是他朴实真诚的本性了。野三坡之行是这许多年来最有味道的一次出行,或许是它不经意间被安排进我们的行程,带给我太多的惊讶;也或许是它更多的保留了自然,更接近我出游的本意。最后用郁达夫的一段话来为我的野三坡之行画上句号:“我登过东海的崂山,上过安徽的黄山,更在天台雁荡之间逗留过一段时期,每到一处总没有一次不感到人类的渺小,天地的悠久;而对于自然的伟大、物欲的无聊之念,也特别到了高山大水之间,感觉的最切。”